Diffshop_logo

独立站生态里的“一件代发”,中国公司的用武之地

作者店湖助手
发布时间2022-11-03


在海外,dropshipping可能并非一种新颖的商业模式。dropshipping被称为“一件代发”,也为国内卖家熟知。关于其是否过时或者死亡的讨论至今在海外媒体上依然不绝于耳。

不过,仍有很多卖家以这种形式经营。但并非所有平台都欢迎一件代发。diffshop.cn向品牌工厂介绍,dropshipping在eBay、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上是一种违规行为,亚马逊今年2月就颁布了针对dropshipping的措施,抓到号秒封。

然而,与亚马逊不同,独立站建站SaaS们对这种模式保持友好。有数据机构针对海外主流建站工具Shopify、SquareSpace、WooCommerce店铺进行统计发现,约27.86%的WooCommerce店铺使用一件代发,相对应的SquareSpace店铺比例为21%,Shopify的比例约为11.8%。

以应用生态布局最丰富的Shopify为例,在其应用中,“代发货”分类下的搜索结果可高达275个。这些应用多为“一件代发”卖家提供选品和供应链服务,使卖家能够专注于营销。


而这或许也是中国公司存在感最强烈的领域。除了速卖通等平台长期作为这类卖家的“货源地”外,还有大批中国公司正以提供一件代发解决方案的形式加入Shopify应用生态之中。

01 从解决表格痛点开始

不少“一件代发”应用的创业故事都从手动处理订单开始的。在没有自动处理工具时期,他们苦恼于这种方法的重复、低效,并且在发送表格的过程中犯了各种各样的错误。

Oberlo联合创始人Tomas Slimas还记得在2014年作为“一件代发”卖家的时期,“我记得我们几乎每天都醒来并从Shopify导出我们的所有订单然后将这些订单以 CSV 文件的形式发送给我们的供应商,以便他们可以下载它们,手动添加跟踪代码,然后将它们寄回给我们,然后我们将它们导入回 Shopify。”

于是,这便有了2015年他与其他创始人一起创立的Oberlo。最初,Oberlo又被称为“Ali Importer”,唯一的免费功能是导入产品,并自动更新库存和价格。

在Oberlo创立的同一年,也有中国公司注意到了当时卖家做一件代发的痛苦。这也是深圳一件代发解决方案Eprolo的由来。

推出Eprolo之前,该公司曾作为跨境电商卖家,在速卖通、eBay等平台销售各类电子产品,当时很多Shopify卖家开始通过他们在速卖通上订购商品,然而随着这类卖家越来越多,双方都发现很难通过速卖通处理订单,于是他们尝试在速卖通之外,利用Excel表格处理订单信息。很快,Eprolo团队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并发布在Shopify的应用商店之中。

这是较早进入Shopify应用体系之内的中国公司之一。彼时仍是Shopify尝试构建自己应用生态的初期阶段。在2009年,应用商店的第一次迭代时,其中只有不到12个应用。到2013年,Shopify应用商店中的应用数量才增长至了100个。而此时,这100个应用由一个3人团队管理,

很快,Shopify也注意到了“一件代发”,并于2017年完成了对Oberlo的收购。在这一年,有机构以评论数为维度对Shopify应用商店进行分析,并统计出了其中评论数最高的25个app,Oberlo便以1021条评论跻身其中,而2017年,Shopify应用商店内的应用数量已经增长至了1800个。


从“一件代发”开始涉猎电商,这是一种在海外卖家之中常见的创业方式。如今的DTC品牌独角兽Gymshark的发展之路也是从一件代发开始的。十余年前,还是大学生的Gymshark创始人Ben Francis创建了Gymshark的第一个版本,随后他与同学Lewis Morgan便通过这一网站“代销”健身补品。他们用从代销中赚到的钱,以及弗朗西斯在必胜客当送货员所赚的钱,买了一台缝纫机和丝网印刷机,开始制作自己的健身服。这是Gymshark最初的故事。时至今日,这一运动DTC品牌整体估值早已超过14亿美元,并于2021年传出IPO的打算。

更重要的是,一件代发为有意通过Shopify建站的新手卖家们解决了货源问题。

02 速卖通、京东们纷纷拥抱Shopify“一件代发”

时至今日,仍有新的一件代发应用在Shopify应用市场之中上架,在Shopify开放的应用生态中,“代发货”分类下的搜索结果高达275个,而这或许是中国公司存在感最强的分类之一。

2022年5月,跨境电商SaaS软件服务商DSers完成和Shopify旗下与自己同类别的软件Oberlo 的合并工作,涉及金额近千万美金,有媒体称二者的合并创造了跨境电商首例中国SaaS合并海外SaaS的记录。

二者合并后,DSers成为了目前Shopify所有一件代发应用之中,安装量最高的产品。据Shopify Hunt估计,到目前为止,DSers累计的安装量约在9.2万次,远远超越约3.73万安装量的Printful。

一来,越来越多的海外平台已经开始拥有Shopify一件代发,纷纷开始入驻为独立站卖家提供更广泛的选品可能。

在国内,不少公司也选择了在阿里之外寻找供应商,搭建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像在Shopify应用商店中约累计了2.44万安装量的CJDropshipping便像是一款Aliexpress和Oberlo结合的应用,有供应商经审核入驻,提前备货至CJ海外仓库。

现在,大厂们也盯上了这块业务。2021年8月,阿里巴巴国际站一件代发专区也接入到了Shopify系统之中,开始提供自己的官方业务。

而京东也宣布了自己与Shopify的合作计划。紧接着12月15日,京东为Shopify卖家推出了一个“一站式选品平台”——JD Sourcing(京东采购)。JD Sourcing还在其帮助中心明确列出,会提供比竞争对手(如速卖通和其他代发货服务商)更低的产品定价;京东物流可以提供给跨境卖家在中国和美国的跟踪物流信息和端到端的物流服务等优势。

不过,Shopify或许更乐见竞争的出现。曾有海外媒体发现,不少海外品牌之所以使用一件代发,也是在与亚马逊竞争之中的选择。通过亚马逊建立的供应链体系,消费者几乎能够在其任意一个站点上找到各种各样的商品,同时亚马逊还能提供快速甚至免费的送货服务。

对于亚马逊的竞争对手而言,在他们的网站上提供种类繁多的产品至关重要,因为如果购物者在一个网站上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很可能会去亚马逊上搜索。压力之下,他们只能选择迅速扩大其在线库存并简化其运输物流。

而这,不也是Shopify的难题吗?

想要了解更多跨境电商独立站资讯的信息,可以关注店湖官网:diffshop.cn~